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搜博主日志:  

断翅之鸽:刘思达的博客

http://liusida.fyfz.cn  [RSS订阅]

个人资料

昵  称: 断翅之鸽
建立日期: 2009-04-22
个人自述: 天空的飞鸟总让我张望 它只感到冷暖没有重量
RSS订阅
加为友情链接
加为我的好友
发站内信
加为关注
写留言
访问计数: 224979
共发表日志: 97
评论: 416
日志归档
暂无日历
最新日志
暂无日志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友情链接
历史是谁来写的?——四评李庄案
发表时间:2010-02-11 07:25 阅读次数: 27029      所属分类:
原文地址:     作者:

历史是谁来写的?——四评李庄案

 

刘思达

 

 

一场历时近两个月的大戏,终于落幕了。在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李庄已经不再是一名中国律师,而是成了重庆某个监狱里的犯人。重庆我只去过一次,是去年三月,短短的四天时间里,我访谈了当地的十几名刑事辩护律师,还在著名的西南政法大学做了个讲座。西政的校园坐落在沙坪坝区的烈士墓,是民国时期国民党政府关押、迫害革命烈士的地方,现在虽然变成了绿树成荫的校园和博物馆,却总还是透着一股凝重的气息,以至于西政的师生们都常常以“古墓派”自居。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我决定去重庆做调查,还真是选对了时机,经过了这几个月来“打黑”的血雨腥风,尤其是李庄案的跌宕起伏,如果今天再去的话,真不知道还有哪位重庆律师敢像去年那样说话。我想,恐怕不只是重庆律师,全国各地的刑事辩护律师们,在李庄案的二审判决宣布之后,大概都要失语很长时间了。从一头雾水到恍然大悟,从哀其不幸到怒其不争,在重庆方面的精心策划之下,一部轰轰烈烈的悲剧竟然变成了无比尴尬的闹剧,一位性格刚烈的律师竟然变成了信口雌黄的神经病。

李庄不是烈士,他只是一个渴望自由却被国家机器无情地忽悠了的阶下囚,于是他进不了沙坪坝的烈士墓,大年三十的晚上,也见不到远在北方的亲朋好友。我这两天思来想去,实在是由衷地佩服重庆有关方面的政治智慧,他们只是用了一个刑事侦查中常用的小伎俩,就让一位经验丰富的律师中了招,不但结结实实地给李庄定了罪,而且通过开庭审理把一审的种种程序问题撇得干干净净。美国的法律社会学研究中有一个关于审讯的理论,说警察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玩一个信任游戏,通过向犯罪嫌疑人提供减刑的一线希望来换取他们的信任,从而达到让其认罪的目的,而认罪之后的结果却往往对犯罪嫌疑人并不有利。李庄案二审之前有关部门和李庄之间的“谈话”,完全就是这个套路,并不是什么“辩诉交易”,而是最基本的刑事审讯技巧,只可惜李庄和许多犯罪嫌疑人一样,求生的欲望太强烈,反而中了公检法机关的圈套。

当然,作为看客的我们,完全没有理由责备当事人,任何一个处于公权力制约之下的人,都有充分的理由为了个人的人身自由牺牲社会正义,龚刚模揭发李庄如此,李庄当庭认罪也是如此。本案尘埃落定之后,真正值得深入思考的,是它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不可否认,李庄案的二审在程序方面实现了几个重大突破,首先开庭审理本身就十分难得,根据诉讼法完全可以书面审的案件,或许是因为舆论压力太大,或许是因为一审的程序问题太多,但总算是开庭了,而且给了控辩双方充分的调查和辩论机会。其次,六位证人出庭作证,这在我国刑事诉讼的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虽然证人自始至终坚持说辩护律师听不懂的重庆话,但毕竟实现了当庭质证,就算对最终的判决没有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和一审比起来,还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最后,庭审全过程对部分媒体和高校师生公开,庭审后审判长和重庆高院的领导也都主动接受了媒体采访,不管判决结果是否公正,整个过程是相对公开、透明、令人满意的。

但这些程序上的进步并不能掩盖本案的实体问题,也就是李庄的行为究竟是否构成律师伪证罪。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一直十分明确,首先刑法306条就是一条歧视律师的恶法,虽然废除这一条文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刑事辩护律师的弱势地位和执业风险,但废了比不废好,不废的话,我国的刑事辩护永远也只能是纸上谈兵。其次,即使在306条还有效的今天,我认为李庄的行为也不能构成伪证罪。重庆法院认为律师伪证罪是行为犯,而不是结果犯,这是对我国刑法的严重越权解释,应该就此问题请示最高人民法院,然后再判决才对。伪证罪的核心在于证据,只有在证据被证明虚假的前提下,才可以讨论律师的伪证问题,本案中李庄的行为根本没有产生任何法律意义上的证据,更没有经过当庭质证,我实在是不理解所谓的“伪证”究竟何从谈起。如果按照本案法院的逻辑,姑且称其为律师伪证罪的“行为理论”,那么任何一位律师介入刑事案件的时候,只要开始收集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就随时都存在伪证“行为”的风险。因为即使在开庭之前,不用经过法院的证据认定,只要有任何一位证人或者联系人对律师产生了怀疑,向公安、检察机关举报律师的取证行为,那么律师就可以直接到看守所报到了。试问,这样一来,在刑事案件中,还有哪个律师有胆量取证呢?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律师调查取证权,不是成了一句空话了吗?

因此,无论是从法律效果还是社会效果来考量,李庄案的有罪判决都是不公正的,无论重庆的政法领导们有多聪明,无论重庆中院的庭审笔录和判决书有多缜密,都无法掩盖这个判决背后那些肮脏的东西。就是在这些见不得阳光的东西的左右之下,高子程和陈有西两位律师一个多月来的努力付之东流了,留下的只是那几份洋洋数万字的辩护词,我无法想象,李庄当庭认罪的那一刻,他们的心情究竟如何,而二审判决出来之后,他们的心情又是如何。但我要对他们说,你们是中国律师的骄傲,许多年之后,当后辈们重新审视这段历史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被这几份辩护词中所蕴含的力量深深震撼,也一定会尊敬和赞赏你们在当事人已经被迫认罪的情况下坚持无罪辩护的做法。毕竟,历史不是重庆的政法机关写的,也不是某一位领导人写的,在这样一个网络时代,他们可以动用一切喉舌,把李庄描绘成一个违法乱纪、道德败坏、人人喊打的罪犯,却无法湮没那些从国内外各个角落自发而来的有良知和正义感的声音。而这些不“和谐”的声音,将回响在重庆烈士墓的上空,将散落在无边的网络上,直到它们被后世的史学家如实记录下来,成为那些曾经迫害律师的人永远的梦魇。

 

(作者为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学系、法学院助理教授)

 

 

【收藏本博文】 【转载本博文】 
发表评论 可输入字数:2000个字
您好,请先登陆!
注册  找回密码
 
法律博客版权所有 2005-2012 联系我们 法博简介 服务条款 京ICP备05023145号 www.fyfz.cn